acaleph

这里新人写手,请多指教。

#半猫半人库利亚&苍叶#

#纯属娱乐写肉,ooc请注意#

#大概是打响新年的第一炮,祝食用愉快!#

#弱鸡作者第一次写肉,请多多指教#

………

森林深处,一名蓝发的青年…


……(被屏蔽了)走链接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VAT5vFFc0vnduxthbU3UNw 提取码:J2h8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,操作更方便



#在空间里看到的梗,侵删#


#手痒乱写系列#


#水纪&金目#


“喂!水纪!”苍叶粗暴的哐哐哐砸着房门,脸上带着绯红,身上散发着浓浓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。



但是本人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,砸门的力气丝毫不减,大有要直接砸烂门冲进去的趋势。


“别躲在里面不出声!我都闻到你信息素的味道了!送上门的Omega你都不要你他妈还是不是Alpha?”



……………只能走链接…

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I6acLQVLW4-iz1Sgk_Zj_g 提取码:tNy9  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,操作更方便哦



白与黑 part1

#黑颗·金目;白颗·苍叶#


#哨兵向导设定,有二捏#


#黑颗,金叶子的碰撞!#



夕阳,欲坠,最后一息温暖的霞,湮灭在了这高楼大厦中。路灯陆陆续续的打开,撒向漆黑的夜。



路灯暖黄色的光并没有给予多少温暖,高楼大厦将城市的黑暗面悄悄地隐藏了起来。



这时,一名蓝发青年拐进了一条黑暗的巷子里,随后,又有一些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窜了进去。


“有话快说,我来了”青年漫不经心的对着空荡的巷子说着,接着一群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围了上来。


青年这才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这群人,暖黄色的眸子散发着冷意。


这些人仿佛就只是些披着人皮的空壳子,眼神空洞,甚至连意识海都是空寂的,就像丢了灵魂任人操控的控线娃娃。


恰在这时,苍叶意识海就像琴弦一样猛弹了一下,苍叶立马收起了刚才的漫不经心,不动声色的摆起了防御姿势。


仿佛是一只饱食后悠闲的大猫,受到了外界的威胁,而变成了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。


只听见斗篷人群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笑。


那些斗篷人听见后,立马让开了路,大敞开在苍叶眼前的路似乎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的样子,像是昭示着他无法轻易逃脱。


苍叶微微眯了眯双目,看着从暗处走来的男人。心中警惕更甚,方才他的意识海只是波动了一下,他便就以为那只是一名能力稍强的哨兵,但实际眼前这名男人,身上带着的气势和气魄绝对不仅仅只是波动那么简单。


可见,这人就连对自己的意识海也能做到魔鬼般的控制。


那男人一头白发,戴着口罩面具,穿着一身黑衣。半掩的面庞也能看出其人精致的面孔。那双玫色的眸子妖冶至极,看似温柔缱绻,但其中的漠然,就宛如天上至高的神衹,给人希望,又让人望而却步。


随着这男人的走近,就像是天使一层层剥落华丽的外表。


他静静地看了会苍叶,眼中漾起笑意,却没有直达眼底,道“我终于能来迎接你了,苍叶桑”


苍叶心中警铃大作,那人身上突然爆出气势,动作迅捷,差一点就碰上苍叶,却突然又收回了手。


苍叶一直警惕着他,这时却看到他玫色眸子充斥着痛苦,眼中阵阵猩红闪过。像是正在和体内的什么做着斗争。


苍叶没作多想,他抓住青年分神的机会,迅速释放出意识触丝,意识触丝甚至直接化作了白莹色的实质,迅速冲向眼前的人。



库利亚痛苦抬眼看着那蓝发青年,眼前阵阵猩红闪过,巷口外的灯光模糊了蓝发青年的背影,那背影就像是什么快要散去的幻影,他无力的抬起手,想要抓住他,可是却怎么也移动不了。最后,只看见那人冲出了巷子。


库利亚眼前一黑,最终承受不住倒了下去。



苍叶喘息着看着眼前的人倒了下去,他制造了一个他逃脱的幻镜。而他也赌对了,这些斗篷人都是受他控制,甚至于他昏倒过去,那些斗篷人都未动分毫。


而苍叶赌的也就是他没有多下命令。这些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而且人多,如果可以,苍叶想尽可能不去和他们战斗。


苍叶在走时没忍住回头又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男人。这男人总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…




但没有多想,他迅速往巷子深处跑去。那个幻境还有个考量就是模糊他醒来之后的寻找方向。


跑到巷子中段时,苍叶攀爬跃上一家较低矮的屋顶。


之后在各式屋顶上攀爬跳跃,一直到一条黑暗的巷子,便翻身窜了进去。



库利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那双本是漠然的眸子,这时却带上了感情,里面化着绵绵的温柔。


他失神的看着幻境中苍叶逃跑的方向,喃喃道“苍叶桑……我的…苍叶桑”表情带着丝丝痛苦,像是被主人抛弃了的大狗。



苍叶走到了一个老房子区,那是他和他外婆生活的地方,不过他外婆在几年前去世了,现在这就剩下他一个了。


来到一栋放门前,苍叶用意识海搜寻了一遍,确认四周无人,便走上前打开了房门。


刚入房门,在做完锁门的动作以后,苍叶直接瘫软在地。


用意识制造了幻境的高度警惕外还有后面的逃跑,几乎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,现在他连动手指都不想再动。


苍叶有些失神的看着屋顶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



清淡的雾气飘在沙滩岸边,一名白发青年站在那沙滩上,宛如一尊雕塑。


深蓝的夜色逐渐变淡,直至翻开了淡白色,暖橙色的旭阳徐徐升起,染的沙滩金光灿灿。


白发青年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,眼神带着丝丝痛苦转而又染上了淡淡笑意。


但这美好的时刻没有充斥太久,青年的气质突然一下子变沉,冷漠和危险的气息环绕了青年。


那青年摸索了下,从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,转身后的同时戴上了眼镜,一群斗篷人迅速的围了上来。


然后他们一同朝城里迅速地前进,最后斗篷人分散开来,朝不同的方向掠去。


库利亚则朝着一个方向径直冲去。


关于小排球的一些日常幻想

#写的是本人萌的cp,和一些感觉很好的友谊#

#一些关于萌的cp交往后的日常幻想#

#随缘写随缘看系列#

*关于影日的“床上运动”幻想

影:“日向,可以麻烦你趴着吗?”

(然后两个人脸红红的换姿势)

/虽然平时两个人都是大大咧咧的,但意外的是在床上会很害羞/

/而且影山君在换姿势时说的话都很有礼貌/


*关于月岛和山口的日常幻想

山:“啊啊,阿月又长高了,亲亲每次都是阿月低下头来,我要多喝牛奶赶上阿月才行!”

(月岛不爽皱眉,并喝掉了山口准备喝的牛奶)

/山口意外的很坦诚/

/貌似月岛并不希望山口君长高呢/


*关于二口和清根的友谊幻想

(刚认识的时候)

二口:“喂喂喂,那边的家伙,以为欺负比自己高的人就很厉害吗,那你们可真是活的可悲呐”

(欺负青根的众人):混蛋二口,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玩意有什么资格说我们!”

(被彻底激怒的二口开启了毒舌加暴打模式)

之后…

(众人被收拾的明明白白)

(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青根面前)

二口“喂,话虽然少但是你不会用用你那该死的榆木脑子想想,用用表情来恐吓对方吗,还有你的身高长哪了?balabla…”

(青根虽然面无表情但其实内心怂巴巴,想尽力不低头看,但还是得低头看着二口)

/小时候的青根居然是因为话少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可怜/

/二口虽然毒舌但是很善良呢/

/大概后来的青根受到二口的启发,表情变得可怕起来了/

/青根意外的内心戏挺多/